Fork me on GitHub

《冬牧场》

看名字以为是描写景物与牧民疾苦的枯燥文字。想不到作者文笔幽默,书中的生活和人物都很可爱。

背景:是作者李娟是汉族姑娘,为了体验哈族放牧生活,随居麻(人名)一家去牧场呆一个冬天

Ps:“豁切”在哈语中是“算了吧”之类的意思。

pss:序号没有任何含义,是直接从kindle标注里拷贝的,懒得删了。请大家无视。

  1. 听说才开始时,谁都不相信我能坚持下去,认定我待几天就受不了了。时间越久,大家越惊奇。再久,也就习惯了。甚至开始发愁春天南上时怎么安排我——没有多余的马。为此大家想了许多办法,还考虑到了夏天以后的安排,都忘记了我只体验一个冬天而已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. 于是攀谈起来。我抱怨阿拉伯字母太多了,他告诉我不用全学的,有四个字母在哈语里用不上,并一一指给我看。大喜!正是最难啃的那四个!我立刻重拾了信心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3. 刚刚开始在这个家庭里生活时,居麻看我吃相那么喜人,很有把握地说:“等你回到家,你妈妈就要吓坏了。以为你在我们家天天吃化肥。”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4. 居麻总是抱怨蔬菜越来越贵了,还总是疑心是我家商店搞的鬼。令人愤怒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  一般来说,年轻的客人都会对我非常好奇。总是直勾勾盯着我看,其目光像被凸透镜聚过焦一样,盯哪儿哪儿烫。大不自在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便深深地回盯着对方看。很快就轮到对方不自在了,再不好意思看我。

  5. 那是怎样的美味啊,每细细咀嚼一下,幸福感的浪潮就席卷一遍身体的沙滩,将沙滩上的所有琐碎脚印抹得一干二净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6. 到了今天,恐怕只在荒野里,只在刀斧直接劈削开来的简单生活中,食物才只是食物吧——既不是装饰物,也不是消遣物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7. 刚进入荒野时,月亮在我眼里是皎洁优雅的。没多久,在我眼里就变成了金黄酥脆的,而且还烙得恰到火候……就更别提其他一切能放进嘴里、吞进肚子里的东西了!面对它们,我像被枪瞄准了一样动弹不得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8. 达是一家人的重心,大家溺爱着他,却并不惯肆他。他享受着宠溺,也并不恃宠而骄。还算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(就是每天早上总赖床),遇到自己分内的劳动从不躲避。而且聪明极了,能把手机一直拆到只剩键盘,然后再装回去(拆的是加玛的手机,为此遭到了她的呵斥)。还能把坏掉的MP3电池板掏出来,再把坏掉的手电灯头接上去,再接上另一个电器上的小开关——就做成了一个手电筒,还怪亮的!总之,他是一家人的骄傲。但这么聪明的孩子,不知为何,学习成绩却总不好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9. 但爸爸老是欺负儿子。扎达打算把坏掉的墙抹子的把手钉到门上做个门柄。居麻说:“拿来看看。”扎达连忙递给他。谁知他一接过来就一把折断,说:“不好好看书,天天做空事。”扎达顿时就给气哭了,赌气甩掉茶碗,坐得远远的,哼哼叽叽。不过几分钟后就全忘了,又凑过去亲爸爸,还把空茶碗拾起来递给妈妈续茶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0. 小姑娘努滚在自己家里是个馋姑娘,但在别人家做客时却远远坐在大人后面,怎么也不肯坐进席面。面对小山一样堆起的香喷喷的肉块,无论大人们怎么劝,也只慢吞吞地吃了几块,吃的时候,甚至还表现出一点点厌恶感。居然有很强的女性意识呢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1. 自从我家的电视投入使用后,胡尔马西的夜生活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。几乎每天系了骆驼就早早过来报到,早早占一个靠近电视机的好位置。看啊,看啊,一直看到画面模糊了,还不肯走;看到节目烂得要死,都没人看了,还不肯走;看到我家母子三人横七竖八都睡了,还是不走;看到一起陪看的居麻频频打开手电筒投向座钟,暗示时间很晚了,还是不走……后来居麻实在忍不住了,开口抱怨了一句,与胡尔马西同来的热合买得罕两兄妹一听,立刻起身告辞。这小子呢,反而躺了下来,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看……又过了半个小时,当电视画面缩至手心大小时,居麻终于爆发了,站起身啪地拧开电灯,关了电视,才把他轰走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2. 家里有一盒国际象棋,男人们用来赌钱,喀拉哈西用来磨牙,兄妹俩用来互相投掷,还是其乐融融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3. 要是正在绣花的努滚不小心把剪刀放得离婴儿太近,他会惊叫着冲过去拿起剪刀丢得远远的,并怒斥妹妹。妹妹则抱歉地笑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4. 最有意思的是热合买得罕,总是当着我的面大声朗读汉语课本,且尤其钟情一句话:“孩子小,不懂事,您看就算了吧!”——整天翻来覆去地练习、背诵、书写,好像在为将来替两个妹妹求情而做准备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5. 我觉得孩子小,应该多多鼓励才对,便挑出毡片上绣得还算不错的几针说:“这几个好!”令她更为黯然……原来就那几针不是她绣的……不愧是铁匠的外孙女,很有打铁的潜质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6. 当我询问了他的名字和年龄后,他也羞涩地反问我叫什么名字。获知后,像含着一枚糖一样,轻轻地念了两遍,听得人心头甜甜的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7. 还有一个情节,说主角骑的马折了腿,马和人都被困在暴风雪中。大家都很惋惜。但接下来,又有人骑马去救他。大家惊呼:“腿又好了!”……导演真是的,也不知道换匹马。 对可怜的城里人来说,所有的马都长成一个样子。可在牧民眼里,一匹马和另一匹马的区别就跟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区别那么明显嘛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8. 这样的垃圾剧在城里看看,消遣消遣饭后时光还算可以。但进入荒野后,就经不起被认真地对待了。那些暴风雪镜头,假得连喀拉哈西都能看穿——只在摄像机前大把大把地洒雪,风雪中挣扎的演员身上一片雪也没有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9. 或拉远,以便能看到更多的羊。但导演就是不肯成全。显然,剧组经费紧张,只租到这么一只小羊。 这样的垃圾剧在城里看看,消遣消遣饭后时光还算可以。但进入荒野后,就经不起被认真地对待了。那些暴风雪镜头,假得连喀拉哈西都能看穿.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0. 睡过一个好觉…… 大家看电视,一直看到蓄电池电量不够了,画面不稳定了,发白了,还要看。看到画面越发模糊,并且越缩越小了,还要看。后来一直缩至明信片大小,混混沌沌,啥都看不清了,还要看。到最后干脆连明信片也没了,整个显示屏黑乎乎的,只有声音没图像了,还要看——不,还要听,听广播剧。一直听到太阳能电池终于发出滴滴的低电压警示音,才满意地关闭。这还不算完!接下来还要再布一道茶,再讨论一番剧情,才能撤席扫床、铺被褥,各自安歇。气死我了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. 住着几家人……眼神殷切,似乎希望我立刻掏出纸笔统统记下来,可我实在懒得动。小熊猫狗在我怀里轻轻地拱,一定很饿了。不过它从此就远离颠簸和流浪了,它在隆冬里受的苦,我要慢慢地给它弥补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. 别说两匹马,就是两只羊也塞不进去啊!然而接下来……我大开眼界。 ……同时深深感觉到男人的力量真的是无穷的。 只是苦了那两匹马,都快挤成一匹了…… 因此次装车非常成功,所有参与装车的男人全都聚到车下,和两颗马脑袋合了个影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3. 开始我很是拘束。我只是个乘客,和这些人家素不相识,跟着司机到处蹭饭怪难为情的,于是在每一家都吃得很少,再饿再馋也强忍着。后来才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:如果因为“不认识”而拒绝一份人情,就意味着已打定了主意日后不愿回报……这是自私的。而在荒野里,接受别人的帮助与帮助别人一样重要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. 虽说牧业上的小孩在七八岁之前都是中性的,性别感非常模糊,但阿特罕不,这小子一看就是男的,男气十足,勇猛而果敢。他比父母先和大家混熟,不到半天,出入两家地窝子如无人之境。大家和他说话时,也像对待真正的大人一样,措辞庄重,逻辑井然。他能和大人聊很长时间呢,还敢于反驳,敢于“豁切”。 他的弟弟就胆怯多了,直到三天之后才不躲人。平时总见他一个人在沙地上骑着扫把,挥着马鞭跌跌撞撞地跑来跑去,满脸驰骋万里的豪情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. 遗憾的是,出门时一着急,忘带新电池了,旧电池很快用完了。大家比我还要急,于是加玛嫂子把墙上的挂钟后的电池取出来给我,约照了十张。漂亮母亲把孩子玩具冲锋枪里的电池掏出来给我,约照了十张。扎达的女同学把他爸爸的刮胡刀里的电池也赞助给我,又照了十来张……我这一走,大家的日子可怎么过啊——表也停了,枪也不响了,胡子也刮不成了。真愧疚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. 这世界从两边向我打开。当我以为世界是籽核时,其实世界是苹果;我以为世界是苹果时,其实世界是苹果树;我以为世界是苹果树,但举目四望——四面八方是无边无际的苹果树的森林……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  1. 却没有“退缩”的意思。能往哪里退呢?到哪儿不是这样的生活呢?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. 才开始,DV这样高级的玩意儿很让居麻肃然起敬。自从被闲置后,就成了他眼里的一个笑话。他屡次提出用梅花猫和它作交换,还列举了猫的种种好处。见我不干,又改用他的望远镜换,还指出二者的相似之处:前面都有块玻璃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3. 搅和几下就开始投毡块。我很想帮着纠正一番,但又一想,人家几十年来也染了几吨羊毛了,自有一套经验,我又何必鸡蛋教训母鸡。 果然,染出来效果相当不错!而我呢,平时也在家里染一些旧衣物,成功率反倒不高……亏我还严格按照说明,科学掌握进度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4. 也不知道误会是从哪个环节开始的,每次谈到自己何以为生时,他问得很详细,我也说得很认真。可末了,他总是真诚地向我表示同情,安慰我说慢慢就会好的,再亲自往我的奶茶碗里添一勺黄油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5. 哪怕有事前来的客人也是如此。先愣着不说话,喝了二十分钟的茶后,我无意中朝他看了一眼,他这才赶紧说:“你的妈妈,给你带来了一只箱子,在外面放着……”如果我一直不朝他看,他是不是就一直找不到机会说出这件事?好像人和人长时间被大片的荒漠分隔开来,再见面就很难接上茬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6. 又过了没多久,加玛托村里的兽医捎来一个包裹,缝得刀枪不入,缠了一层又一层,害两口子拆了老半天。这个包裹里除了几只油饼和两块奶奶裁好的生羊皮,还有两个居麻日思夜想的好东西:一个电视选台器和一个卫星锅的零件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7. 这件事让居麻和嫂子讨论了好几天,互相回味着女儿的每一句话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8. 当父女俩骑马的身影再一次消失在沙丘背后,我还在幻想:等到傍晚,门一开,两人又笑嘻嘻地回来了。“你好吗?身体好?——哎!还是没车!” 可这一次真的走了。居麻第二天中午才回来,向我们形容了那车的样子,说他一直看着车开走了才转身回家。嫂子又仔细地问了一些细节。然后夫妻俩长时间陷入沉默之中。 加玛走了!像一百个人走了!我们多寂寞啊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9. 想看——茫茫荒野中,土路旁,一个姑娘的身影越来越近。车开到近前一看:竟如此光鲜整齐!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(而并非从土里钻出来一样……)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0. 后者是说马没有胃部,是直肠子,消化得快,不能关起来,必须得不停地吃,不停地拉。怪不得有句话是“马无夜草不肥”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1. 居麻给梅花猫吃肉时,嫂子反对:“豁切!”嫂子给猫吃肉时,加玛反对:“行啦行啦!”加玛给猫吃肉时,我反对:“它已经吃了不少了!”我给猫吃肉时,居麻反对:“它吃得比你还多!”总之一家人就这样互相有所牵制地宠溺着梅花猫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2. 我若听懂了就艰难地回答,听不懂就笑一笑,含糊过去。但她一见我笑了,也会跟着一起笑。我见她笑得比我还厉害,只好笑得比她更厉害。她一见我笑得更厉害了,于是……于是接下来,我俩较着劲儿地笑啊笑啊,笑到最后简直没法收场。真累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3. 快要离开这个家庭时,我挑一个光线柔和的黄昏给这夫妻俩好好地照了一张相。看照片时,居麻沉重地说:“我明明在这边,你嫂子的头为啥要往那边偏?可能不喜欢我了……”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4. 居麻和我们相识多年,算是老朋友了。每次去我家商店买东西,我妈都逼他买走所有包装破损的商品。他对我妈很有意见,但还是不得不继续光顾。因为只有我家愿意给他赊账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5. 居麻很少有针对某事特别激动的时候。那样的激动往往与加玛有关。比如,某天他花了一个小时怒斥当今哈族小伙的酗酒行为,起因是好容易有人给加玛介绍了一个样样都好的对象,可又打听到小伙子爱喝酒……还有一次他感慨读书无用,并一口气举了十几个例子。起因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6. 那天她说了很多很多,还透露想去县里打工,学点手艺。并认为一个月只要有五百块工资就很好了,只要能够离开荒野…… 没想到这个平时快乐又坚强的姑娘,居然还有这样小小的、忧伤的野心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7. 加玛的嗓音虽然不是很明亮,却真挚动人,唱出的旋律婉转又惆怅。我默默听着。炉火闪烁在她的脸庞上,她的身体消融在黑暗中。青春多么美好,却再无人看到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8. 有一次我称加玛为“加玛苏鲁”——“加玛美人”。她不好意思地否认,并也叫我“李娟苏鲁”。 我是近视眼,虽戴有眼镜,远些的地方还是看不清。总是抱怨:“我的眼睛不行。” 当我第二次再喊她“加玛苏鲁”时,她迅速回应:“你的眼睛不行。”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19. 我问居麻:“放羊的时候你都在干些什么?” 他说:“在放羊。” 我真蠢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0. 我便说:“今天你在哪个方向放羊?我拎个暖瓶,走路去给你送茶!” 他说:“豁切!” 但那天晚上居麻回来第一句话就是:“不是说中午给我送茶吗?等了一天……”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1. 我又靠近火炉一些,离半米远,还是有呵气。再靠近,一尺远,还是有呵气。再靠近……居麻说:“你要干什么?吃炉子吗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2. 虽然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、日日夜夜都那么窝囊,但是,没感冒就是硬道理。我对自己的装备还是比较满意的。大家也都不好意思说我什么,只是一到出门时就替我发愁,嫌我带出去丢人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3. 你不因有罪而死,我们不为挨饿而生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4. 开始第一百零一次清点他的宝贝。那个铁盒子存放着这个家所有较贵重的物品,如强力胶、替换灯泡及大大小小各种螺丝螺帽,还有一大沓表格、字条、欠条之类,统统皱皱巴巴。我随手捡出一张一看,居然是张缴话费的回执单,这还有什么用呢?……翻着翻着,突然掉出来一只重重打结的塑料袋,我好容易解开一看,却是一小包莫合烟粒!居麻大喜,抓过去紧抱怀里,大声说:“我的!这是我的!”于是这次清点很有收获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5. 每当我赶着小牛向荒野深处走去,总是忍不住不时用右手去抚摸左手的手指,好像那枚戒指是我身体上唯一的触角,唯一的柄持,唯一的开启之处。在蓝天下,它总是那么明亮而意味深长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

  26. 传说中最好的牧场是这样的:那里“奶水像河一样流淌,云雀在绵羊身上筑巢孵卵”——充分的和平与丰饶。而现实中更多的却是荒凉和贫瘠,寂寞和无助。现实中,大家还是得年复一年地服从自然的意志,南北折返不已。
    《冬牧场》(李娟)